设为首页   院长信箱
站内搜索: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学生事务 >> 就业指导与服务 >> 正文

“人在证途”,哪些证书该取消

时间:2014-10-30 08:53:44 作者:万钧书院 来源:西京学院

考证市场乱象的形成,说到底是利益驱使。因为它有利可图,加之监管不到位,就滋生出种种乱象。治理这些问题,需要调整利益关系,但这个调整不是增量调整,而是存量调整,要对现有格局下大力气、下大决心予以清理。

前不久,人社部取消了房地产经纪人、注册税务师等11项职业资格许可和认定事项。

长期以来,我国的职业资格培训、考证市场可谓高烧不退。有专家估算,当前我国每年考评各类证书的经济总额超过3000亿元。据报道,对于刚毕业的大学生来说,可考的证书竟有上百种,真可谓是“人在证途”,而其中有很多都是莫名其妙的资格证。

由于职业资格认证市场的乱象饱受诟病,接下来国家还将加大力度清理职业资格许可,11月份将再取消一批职业资格。

考证乱象

1994年,职业资格证书制度作为科学评价人才的一项制度,被写入《劳动法》。此后,各类职业资格证书应运而生,并催生了各种培训热、考证热。

有业界人士表示,应该看到我国职业资格证书制度产生以来,在推动我国社会发展、职业标准、技能提升和职业道德方面,还是发挥了很大的积极作用。

但有些职业资格证的设置,纯粹是人为地为职业设置障碍,结果并没能促进相关领域人员素质的提高,没有促进管理的规范化,却人为抬高了从业门槛,成为一些机构获得利益的方式。

“职业资格许可和认定,逐渐成为相关政府机构类似于审批的职权。原本是为了保证职业水平,提升职业能力,规范职业准则。但在实践中,却逐渐趋于无度和失控,围绕资质资格的认定许可,职能部门管理行为走向扭曲,形成了设租寻租的特殊利益链条。和其他审批权限一样受到社会的质疑。其中愈演愈烈的乱象,窒息市场正常运转、导致社会资源的浪费、产生另类腐败现象。新一届政府清楚认识到应与其他不合理审批权一样进行彻底清理。”国家行政学院社会和文化学部副主任马庆钰在接受《中国科学报》记者采访时如是表示。

清理前首先需有一个大体的估计,之前国务院委托国家行政学院作为第三方对行政审批权限的取消和下放效果进行评估。评估组发现职业资质资格许可认定中存在严重问题。比如在某些领域,规定相关规划院、设计院、评估中心等,开展某项业务,必须要满足一定职业资格人员数量的要求,否则就不能挂牌运行。由此逐渐催生出资格证书的交易现象—执业机构向手中有资格证书的人通过付酬方式借用资格证,成为名义编制,满足有资格证书人员数量的要求。有证书的人只挂名,不去工作。

“极端的情况是,有些领域的一个证书一年能卖到六七十万元,成为暴利。”马庆钰说。

在评估当中他们还发现,不仅资格证书已成产业,政府监管也被软化和腐化了。“相关举措软弱无力,当管理部门发现资格证书交易现象时,最多也就是停止资格有效期三个月,这种所谓惩罚可以说是隔靴搔痒,毫无意义。”马庆钰表示。

审批与许可的改革方向,核心问题是处理好政府和市场的关系。四川财经职业学院会计二系主任、副教授尹东说,据他所知,一些职能部门靠手中掌握的权力,与培训机构结成利益同盟,中间产生了相当大的权力寻租空间。

如何管理

马庆钰认为,职业资质资格管理的改革,并不是意味着把所有资质门槛一律取消,而是进行更加符合市场规律,符合企业和社会自身要求的调整。从这个角度看,政府要把资质和资格管理权在恰当的原则下交给市场,而将监督权留给自己就可以了。

马庆钰评价,总的看,有些资质资格的设置,比如房地产经纪人,注册税务师之类,不具有必要性,它们对整体经济社会中的一些经营和发展事业,并非不可缺少,反而是给市场经济徒增障碍,干扰了市场活力,增加了经济运行成本,降低了效率,妨碍了就业自由。

“2014年6月和8月,国务院两次取消了58项由中央部门设置的职业资格和认定事项,目的就是为市场和社会松绑,减少政府不当管理造成的束缚,交还经济和社会各类主体的自主权,刺激市场活性。”马庆钰说。

马庆钰认为,职业资质和资格,毕竟还有一些需要保留。到底哪些需保留哪些需取消,还是应该评估。

人社部专家介绍,对于没有法律法规依据的准入类职业资格,一律取消;有法律法规依据的准入类资格,如果与国家安全、公共安全、人民生命财产安全关系并不密切,或者自身不宜采取职业资格方式进行管理的,将建议按程序提请修改法律法规后,予以取消。

据了解,根据下一步的清理计划,国务院行业部门、全国性的行业协会、学会自行设置的水平评价类职业资格,原则上予以取消,确实需要保留的,经过批准后,纳入国家统一的职业资格制度管理。

水平评价类职业资格由政府部门制定职业标准和评价规范,具体认定工作逐步移交给行业协会、学会承担。

两难困境

“一些资格证对就业供需双方都是需要的,但这其中肯定会存在虚假的、有水分的职业资格证,这个市场是需要净化的。在市场经济比较发达、比较重视信用的国家,这些职业证书都是由行业协会颁发,比如说美国医师的执业证,都是由美国医师协会来颁发,而不是卫生行政部门颁发。”在接受《中国科学报》记者采访时,中国社科院工业经济研究所研究员余晖如是表示。

“我觉得政府不应该成为所有证件的发行者,政府只是让市场来提供这种信用产品,政府做得越少越好。”余晖说。

两难处境在于,在这方面,目前的情况是靠政府靠不住,靠行业协会也靠不住。

余晖解释,我们国家的行业协会,从它的治理结构来看,很多有治理不足的地方,民间信誉到目前为止没有养成。“我们现在还是一个失范的社会。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在于,很多行业协会都是官办的,还由政府操作,因此很多行业协会被称为“二政府”,包括很多离退休干部以及公职人员会到行业协会兼职。”余晖说。

“下一步的社会组织改革应该而且已经向这方面开展,希望相关工作能走得更快更好一些。”余晖表示。

有专家评价说:目前政府主动限权,向“小政府,大社会”迈进的节奏,尤其值得称道。政府相信市场、相信社会,这样才会把法治政府和服务型政府建设得更好。

  •     “创业征程,价值分享”校...
  •     “就业起航·伴你同行”毕业...
  •     “折射与结构:意识形态的...
  •     万钧书院组织学生参观晏子...
  •     万钧书院组织学生参观晏子...
  • 版权所有:西京学院万钧书院 电话:(029)82628133 地址:陕西省西安市长安区西京路1号 邮编:710123
    建议使用最佳浏览1024*768以上分辨率访问本站 域名备案信息:陕ICP备05002719号
    电话:02985628080

    在线客服